2022年 1月 24日, 星期一
新闻

Green先生的科研生活手记(4)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孩童的无知无畏

苏格拉底说,“孩子在成人眼里是幼稚的,而成人在上帝眼里也是幼稚的”。

我想说,对生命科学的了解越多,我越觉得自己的浅薄无知,对生命也越敬畏。这也是我对生命科学研究爱恨交织的原因。

对大自然,或者生命,我们必须有非常敬畏的态度,生命不是稍纵即逝的感受,而是永恒的,虽然我们每个个体只能经历其中一小段。我们必须非常小心谨慎地对待无数生命留下的遗产,那种不顾一切,妄想改造一切,认为过去的都是陈旧的,未来的一定比现在过去好的进化论想法,都是极度无知无畏的,只会给后代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。

生命的出现,本来就是极其不可能的小概率事件。人类历史估计有500万年,500万年以来,估计总共有1000多亿人出现过。如果把人比作造物主,这1000多亿人,用了500万年,才能把沙子等材料改造成计算机,才有现代化的工厂和流水线。比较超级计算机和细胞核对信息的存储处理,比较工厂和细胞对订单(信息)的处理,生产能力。我唯一可以想象得到是蚂蚁和人,蚂蚁的二维认知是无法和人的三维认知比较的。这还是几十亿年前,一个单细胞生物的水平。

物理学家发现,即使是宇宙,或者说我们目前存在的世界,这个空间,时间,其产生和构建也是无比精妙的极小极小的小概率事件,

有点基本科学素养的人都知道,小概率事件等于不可能,其发生必然有其他超越的因素的加入。

对现代的生命科学研究者来说,我们是不能扮演这种“僭越”的。其标准,我认为就是,对新造的”生命”,比如转基因的动植物,比如转基因的微生物,胚胎的改造。即使在严格实验条件下,也必须无比谨慎,甚至还没有开始,就应该禁止。

我是尽量避免用转基因的产品的。

实验中,我对转基因小鼠的使用,对各种病毒的基因转移:如腺病毒,慢病毒,甚至号称不整合到基因组的腺相关病毒,都有天然的排斥。不仅仅因为其价格昂贵,耗时耗力,并可能稍不注意就致病。

我是看好动物体内转染这样的产品的。是瞬时的,就是一次性的,不涉及永久的改变,而且方法简单,省钱省力,还对使用者非常安全。

我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但良知往往会被无知和现实击得粉碎。

(未完待续)

推荐

Green先生的科研生活手记(1)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 第 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