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 1月 28日, 星期五
新闻

Green先生的科研生活手记(3)

巴赫与爱尔兰民谣

我戴上耳机,心情不好的时候,歌曲是我最好的,永远的朋友。我认为,唯有音乐如水晶般,没有半点瑕疵,代表人类最美好情感,最最纯净的东西,

尤其是无歌词的曲子。语言往往情感到极致,就只能大喊大叫。可曲子不用发多高的音,就能直击你的灵魂,作者住进了你心里的最底层,勾起的是你最核心,最隐秘的情感,你和他(她)能相对无语,却完全心灵相通,你能感知他(她)的经历,志趣,甚至样貌,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心灵伴侣了。

人在情感有偏差的时候,一定不要忘记老祖宗,先贤留给我们的心灵伴侣。

其实自然界是五阶音的,中外都一样,中国就是宫商角徵羽,西方是12356,这种发音是根据声音的震动频率来算的。低八度的do和下一个八度的do正好是频率的翻倍,八度之间的音,两音的频率之比是相等的。中国古人认为心肝脾肺肾的各自代表喜欢的就是五音。其实是很有道理的,喜欢C大调的人,当时的脾气一定是好的,因为do就是宫调,对应的就是脾,脾好,心情舒畅,吃嘛嘛香。

人在不同心境情况下,会对不同的音乐有强烈感应,比如,年轻人,中医讲阳气旺盛,动有余而静不足,多喜欢亢奋的摇滚,这种消耗精力,反权威,反传统的东西。年长,则逐渐阴阳调和,心态趋于平静,更喜爱平缓舒畅的,如巴赫的音乐,或者爱尔兰的民谣之类的。

巴赫和爱尔兰的民谣都是我的最爱,哎,年纪轻轻已步入老年。

尤其是巴赫的大调和弦,如勃兰登堡协奏曲,让人平和舒畅,即使是小调,也让人喜悦。触动耳机,不料却传出是舒伯特的小夜曲,突然想到老舒年纪轻轻就去世了,小调曲,死于病毒,不祥之兆,换一个,贝多芬,病毒把耳朵脑子都搞怀了,更不祥。老巴啊,你在哪?终于,老巴出场。大提琴无伴奏组曲,马友友的。

哇,世界纯粹了。

静下心来,话说病毒,人类知道病毒也就100多年,人类存在就几十万年,可病毒已经存在至少10几亿年了。病毒简单而不简单,病毒啊,你快把我搞死了,呸,不祥之兆。

镇定,镇定。

老巴救了我,但女朋友的画面跟着也出来了,

”看你痴迷舒服的样子,我就知道是谁。课题怎么样了?!“

因为我说过,音乐是我最永恒的伴侣,超越一切。她非常妒忌,可老巴一几百岁纯粹的大老爷们,她吃他的醋。她的最爱是邓丽君,一个充满幻想的甜妹子,和她一样,真是心有戚戚,然心戚戚,悲剧人生,那比得上老巴,有信仰,家庭和睦,儿孙满堂。

不过爱笑的女人给自己带来好运,也给身边人带来好运倒是真的。

“用动物体内转染呗,不试怎么知道?”

“因循守旧才是科学的大忌讳!“

哇,这大道理,现在让我刮目相看。

现在就准备材料,明天我就找老板谈。我已下定决心。

可另外一件意想不到的的事情又发生了。

(未完待续)

推荐

目前国内有哪些好的科研交流平台?

在我们的科研路上,会收藏许多的 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