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 8月 17日, 星期三
新闻

差点失去的硕士学位,被女友拯救了(二)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正当我兴致勃勃准备去找导师说试剂的事,舍长突然来电了。

“喂,你搁哪儿呢,快来园艺学院201,急事,特急!”还没等我说好,电话就被挂了。

这语气听起来倒是挺急的,我也不耽误,赶紧去救我舍长于水火之中。

毕竟,明早还得仰仗他给我带早饭呢。

火速蹬着自行车到了园艺楼,跨步上了楼梯,冲到201门口:“舍长,我来了!“

“快,来帮我整死这些蚜虫。”舍长头也不抬,盯着他的拟南芥。

“啊?”我有点疑惑。

“啊什么,我那转基因拟南芥都快被这蚜孙子啃光了,快来帮我拨”舍长总算抬起了头,指着盘里那几颗羸弱的小苗。

我接过舍长手里的竹签,仔细看了看,滋……这绿油油的蚜虫密密麻麻的。我密恐都犯了,“你为啥不喷农药啊?”

“农药管用我还用的上你?“

“哎,这玩意也是折腾你俩月咯,天天回宿舍就叨叨你的拟南芥活不成了。来,今天就让我来辣手催蚜。“

“你就用那竹签给我把茎上的蚜虫都拨掉,看着我心烦,完事了我再给土地灌点药。这要还不行,我就只能陪你一起研四咯。“

我心想:我现在可是有救了。但这会儿,看着舍长紧皱的眉头,我有点不忍心告诉他。算了,以后再说,还是让他暂时把我当作安慰吧。

“你不是还克隆启动子吗?用启动子的数据发篇文章啊。“我突然想到。

“别说了,这不还没克隆出来,找公司做,4500一个启动子,一个月,还不保证能做出来。你说坑不坑,我打算换新方法试试了,你呢,实验有进展了吗?”

“恩…,我也打算试试新方法了。对了,你听说过英格恩生物公司吗?”我问。

“听过啊,我们课题组之前在这家公司买原生质体,还挺好用的,但是最近他们也不生产了,专注搞什么动物转染试剂去了。”

 听他这么说,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去了。

看着手里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拟南芥,我突然有种被治愈的感觉?想起来,以前也没听舍长说拟南芥长蚜虫啊,就随口问了句“你研一研二养拟南芥,也没见长蚜虫啊。“

“说起来就气啊,我们这一层培养箱本来是都没有蚜虫的,楼上实验室养的长蚜虫,结果不知道是谁把培养箱混用了还是咋的,某一天开始我们这一层养的拟南芥就突然开始疯长蚜虫,而且还带变异的,你看,这只还是橘色的。“舍长把手里那盆拟南芥递给我。

我凑近一看,真是橘色的。“咳,这吃转基因拟南芥都吃出颜色来了?“

“别瞎说,我这转没转进去还不知道呢。“舍长一脸严肃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“ 我真是被他逗笑了。

等我俩清理好拟南芥,都到晚上了,我眼睛都快瞎了。这蚜虫太小了,还尽往叶缝里钻,太考验耐心了。

舍长为了报答我,请我去食堂吃了碗牛肉面,吃饭的时候他都还在网上不停的搜索治蚜虫的农药,真是凄惨。 怕身上粘了蚜虫,吃完饭我就赶紧去澡堂洗了个澡。等折腾完回到宿舍已经十点了,发现,我忘找导师了!哎,就我这记性,多半也是老年痴呆的命。

算了,没事,对方说实验只需要三天。还来得及 ,来得及。

设好闹钟,写好备忘录,明天起床就去找导师。

(未完待续)

 

推荐

大脑与心脏连接的开端——甚至早于脊椎动物的进化起源

过去的 15 年中,科学家们探 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