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 6月 26日, 星期日
新闻

为什么RNA疗法的研究很多,药物却很少?

mRNA疫苗的成功上市,让RNA疗法的研究再次成为科研界的焦点。

一直以来,小干扰RNA(siRNA)都是RNA研究的热点,它能够在多个水平实现基因的表达沉默,靶向治疗多种疾病。其实,除了基因沉默,还有可以激活目标基因表达的RNA技术,也就是RNA激活(RNAa),具有这种功能的RNA被称为小激活RNA(saRNA)。对于肿瘤免疫、代谢疾病来说,将saRNA送入体内,激活器官功能的主要调节基因,能达到传统药物难以靶向的疗效。

除了saRNA,这类研究还包括反义寡核苷酸、RNA干扰、核酸适体、mRNA……

那为什么现在RNA疗法的研究这么多,上市的药物却极少呢?

关键原因之一:缺乏有效的递送系统。而且,这项障碍在动物实验阶段就已经凸显出来了。

动物实验是跨入临床的关键一步,而如何有效地把这些RNA递送至靶细胞,是动物实验研究所面临的共同挑战。现在,mRNA疫苗的递送系统采用的是脂质体纳米颗粒包裹技术(LNP),但目前为止,LNP的数量非常有限,很多生物公司都无法触及,更不用说我们普通的科研者。

这种情况下,科研者如何才能快速突破动物体内递送的障碍呢?

实际上,这可以通过RNA体内转染试剂来实现。将siRNA、shRNA或miRNA结合转染试剂注射到动物的靶器官中,能快速实现目标基因的敲除。

在不断的实践中,这项技术已经被证明适用于多种器官的研究。它帮助我们了解了p52介导胰高血糖素触发的肝脏糖异生,而阻止 p52 加工的药物干预是糖尿病的潜在治疗策略;认识了miR-23b的过表达可以中断阿尔兹海默症的发病机制;还发现了敲低 ETNPD的表达可以导致肺癌细胞生长速率显著降低……这些以前需要花费半年时间做基因工程小鼠验证的实验,现在仅需要3天就能出结果。

动物实验是RNA疗法研究迈向临床的关键一步,而依靠动物体内转染试剂能帮助这一步迈的更快更稳。

推荐

大脑与心脏连接的开端——甚至早于脊椎动物的进化起源

过去的 15 年中,科学家们探 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